尘缘|学者:紫薇花香[文集]

尘缘|学者:紫薇花香[文集]

我这辈子为什么会遇见你?谁派你来我身边的? 我是漫漫人生路上的一粒尘埃。我以为风是我今生的依靠,因为风承诺:我会把你送到一个美丽的地方。 当风从我身边吹过时,只留下我一个人:风,风!为什么要离开,为什么要答应我,然后无情地离开? 路还是那条

 2021-07-25
 0
 0 
你悄悄地走了,正如你悄悄地来:撰稿人:小眼聚光

你悄悄地走了,正如你悄悄地来:撰稿人:小眼聚光

你悄悄地离开,就像你悄悄地来一样, 不知道什么时候,穿着白色连衣裙的你,悄悄地来到了我的房间! 不经意间,不小心发现了你,又惊又喜! 自从有了你,我的脚步变得轻盈柔软,生怕我折断你的腰; 既然有了你,开关门就不在陆璐了,免得你压坏你的大脑袋

 2021-07-24
 0
 0 
不速之客、转载人:王朝书

不速之客、转载人:王朝书

村子里有许多猫和一只野狗。这些猫虽然有主人,但其实和野猫很像。他们几乎不在家吃饭,到处跑,在地里找吃的。因为,因为收留阿黄的原因,我给阿黄准备了一个猫碗,保证一日三餐都在猫碗里。这些食物吸引了几位不速之客。 这是一只黑色的野狗。据村民说,这

 2021-07-24
 0
 0 
一半烟火以谋生,一半诗意以谋爱:发文人:谈笑在指尖

一半烟火以谋生,一半诗意以谋爱:发文人:谈笑在指尖

七月坐在渡口,花儿依旧透露着未被打扰的芬芳,花开了,落了,香了。生活就像一朵花,静静地生长,静静地开放。在平静的时光里,一天,一个季节,一年很快就会过去。为了柴米油盐,很多人行色匆匆,在钢铁水泥的丛林里忙碌,也有人被身边的琐事打扰,所以有人

 2021-07-23
 0
 0 
也曾几度做女红、转载人:张兰银

也曾几度做女红、转载人:张兰银

打开柜子,看到十多双羊毛钩鞋,脑海里出现了“女红”几个字。在我开始写作之前,我充满了柔软。 女红是从古代闺房里冒出来的一个词,我在诗集里见过。李更是懒的让女人红;杜丽娘深深地叹了口气,像一朵花一样叹了口气,把它放进了

 2021-07-23
 0
 0 
有一种成熟,叫不和自己盲目较劲,发布:念念

有一种成熟,叫不和自己盲目较劲,发布:念念

一个 我读过一个故事,讲的是一个年轻人考试不及格,整天闷闷不乐。为了开导他,家人带他去找老师请教。得知年轻人的烦恼后,老师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笑了笑,转身拿出一袋种子,叫年轻人扔掉。 “为什么要扔掉一袋好种子?”年轻人

 2021-07-23
 0
 0 
狗狗的守护;发布:相见别离-匆匆

狗狗的守护;发布:相见别离-匆匆

我在《青年文摘》上看到一篇关于一只名叫王采的狗的文章。文章里有几个字——。它每天都在这里静静地等待,朝九晚五,差不多四年。如果你喂他东西,他不会吃。如果其他狗靠近,他会把它们赶走。四年前领养的,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发现

 2021-07-14
 0
 0 
品秋,网络写手:歌博

品秋,网络写手:歌博

小时候,我喜欢秋天,因为秋天我可以吃一顿饱饭。可以采摘许多野果;可以捡起一片落叶,在上面画一个鬼脸;我可以摘一把野菊花送给隔壁的小姐姐,这样她就可以当我过家家的对象了。 长大了,觉得自己成熟了,繁华了。所以我喜欢用一些华丽空洞的句子来形容秋

 2021-07-13
 0
 0 
夏日随想,创作人:弗罗维

夏日随想,创作人:弗罗维

这是一个没有记忆的炎热夏天!覆盖整个夏天的热浪肆意地以高度和长度表现着他的愤怒,作为对过去几年被春天压抑了很久的疯狂报复。但是,秋天不懂夏天的愤怒,突如其来的凉意,让人因为对春天的留恋,对这个夏天的厌恶,把这个已经悄悄溜进来的秋日,当成了春

 2021-07-10
 0
 0 
我哭了:投稿来源:胡钧越

我哭了:投稿来源:胡钧越

那一次,我伤心地哭了。因为失去了最好的伴侣,曾经给我带来了很多乐趣。我特别喜欢。 它是一只可爱的小仓鼠。它有着光滑柔软的皮毛,一双像黑色宝石一样的小眼睛镶嵌在那张小脸上。它的嘴很小,不仔细看就看不到,它有三片花瓣,像兔子一样。它还有一条像小

 2021-07-8
 0
 0 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