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周前 (07-14)  友情短文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在绵绵春雨中,我独自来到昆明,春城阳光明媚。我的生活似乎在发光。

这次旅行几乎是悄无声息地完成的。在同学和同事眼里,我可以算是一个小有成就的人。所以,我的一个中学同学知道后打电话给我,很认真的问我,你为什么要走这么远去受苦?类似的问题真的压倒了我的初衷。旅行的前一天晚上,我总是明白二哥发来的信息,问,一个人走这么远,你舒服吗?我既惊讶又恼火。远离家乡的我孤独无助吗?冷静思考后,我回复我睿智的哥哥。人是最孤独的,因为他们相对没有联系。有书有网,有吃有穿,还有在家。哥哥没有再回应。而我发这条消息也不是为了得到回应。我知道我在做什么。人说人生如寄,应该有两层意思。积极地说,人是寄生在这个世界上的,没有必要计较得失。世界原本就是一个众生的世界;消极地说,我们每个人都会挥舞着拳头来,不会带走一朵云。不管是消极的还是积极的,意思都是一样的。生活应该永远向前。

我和我的朋友乾子来到昆明。乾子是他的化名。他是商界真正成功的人。他在北京努力工作多年,取得了巨大的成就。其实我跟他一起来,还是因为他大方。回国创业后,他在相对落后的家乡建了一座标志性建筑。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是郎溪作协副主席。当时我还在心里笑。接触之下,我觉得乾子真的很了不起。他没有一些富人的坏习惯。换句话说,他没有吹嘘自己的财富,他的生活一直很简单。我看到的是乾子热爱他的家乡。除了投资县城,他还在家乡陶镇建了“小韩海”城。我的家乡见证了乾子的辉煌,也很快见证了乾子的低潮。近两年,我的一个朋友和甘孜有生意往来,他带回来的消息是乾子“甩板”。我知道乾子不是一个赌徒。在“执板”和“倒板”的过程中,成为安徽省作协会员,出版了一部选集。他笑着说我训练了他,但他认为他有多奉承我。三年前,我快要退休的时候,我告诉他,带我一起走!乾子承认自己现在是郎溪县第一负“,债务为“负”。然而,他仍然谈笑风生,一如既往,他的辉煌和灵感总是让我愿意追随他。我了解自己,在公司工作一辈子真的没用。幸运的是,我终于得到了机会。我把这次经历看作是一次旅行,一次经历,一个人生的新开始。

在昆明吃的第一顿饭是乾子自己在租来的地方做的。我一直以为他很有钱。我不知道他会做美食。我也会做饭。我坚持认为会做饭的男人更暖和。让我感动的是,他让我在云南再工作十年。十年后,我们一起退休养老。他总是嘲笑生活。我很想说,我已经按规定退休了。但是我不忍心说,我突然想到了“ 70岁”这句话。我知道我不愿意老死。

我生来就有一颗漂泊的心。高考时,我决心远离家乡。后来我毕业了,按照政策去了应该去的地方,心里产生了矛盾。老鼠为什么要躲在洞里?虽然每个人都在呐喊和战斗,但他们也应该在阳光下体验刺激。所以我不屑写满“乡愁”的文章,被上级用来炫耀自己在融化痛苦后成功逃离。有一次,我带女儿出差。晚上,女儿突然说想家了,我说了一句在她看来很有哲理的话:回家?爸爸在那里,家在那里;我的父亲在哪里,我的家在哪里!女儿曾经问我,爸爸,你小的时候早餐吃什么?我当然想过。啊,我小时候吃过猪食。我们小的时候,早上起来吃了一锅红薯。人们先吃猪,再吃,说早餐吃猪食。一点也不夸张。我们还得担心吃不到猪食吗?乡愁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美好记忆。没有人能说乡愁,但我也说乡愁。上海人说“不清楚”!

有个文学朋友曾经送我一首诗《远方》。我不懂诗,但我记得他的诗:我的远方是别人的故乡;我的家乡是别人的远方。我期待远方成为我的新故乡。

曾经有人批评过我,我离家的时候不想回家。我也想家,但我通常说我在家。

我的距离是昆明,我想成为我的家乡!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十一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11jkw.com/37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