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周前 (07-13)  哲理故事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我是老家的一个老板,我长大了,不久前死于癌症。他留给亲人的最后一句话是58……。这不是电话号码,而是他银行存折的密码。

这个当年太穷的老板,十几岁就出去旅游,赚了几千万身家。没想到,当一个人到了中年,一场埋伏夺去了他的生命。我去病房探望他时,他用一只枯瘦的手抓住我,用微弱的声音告诉我,钱是他最担心的事情,所以他从来没有告诉过盯上他钱的亲戚。果然,在他的灵堂里,亲戚们为了分他的遗产到处制造烟雾。

我记得他十几岁的时候,和我一样,一旦他手里有一块钱,他就兴高采烈。现在,我也留着我的钱,我的欲望让我整天紧张,但我的快乐越来越弱。怀念那些年1块钱带给我的简单快乐。

那些年,也就是三十多年前。那些年,一旦我手头有了一块钱,我就变得富有,成为一个有钱人,幸福就这么轻易地来到了我的心里。

我父亲那些年在市府做秘书,穿着中山装,四个口袋,好像是村里唯一一个用钱装钱的人。大多数村民把钱放在衣服口袋里,或者像我妈妈一样,用手帕包起来。村里的王大爷,老人,把钱都包在头上。一旦他们用了钱,他们就把头摘下来,钱被一层又一层地包裹着,流着浓浓的汗。所有村民的生活,他们只是在土里吃草,梦想着在土里花钱。那些年,我在一所杂草丛生的农村小学读书。有一次我期末考试成绩超过90%,爸爸拿出钱包,大方地摸出一元钱,说:“来,娃娃,爸爸奖励你!”我太兴奋了,我想像鸟一样在山脊上飞翔。要知道,我父亲那几年的月薪都在40多元。

我跟着妈妈去了村集市,瘦瘦的妈妈提着一车白菜在保留地上卖,每斤两毛钱。我妈在村里喊了一天,卖了一车大白菜,赚了两元钱。妈妈有时会把刚下的鸡窝里的鸡蛋拿到市场上卖,每个鸡蛋6美分。虽然家里养了几只鸡,但母亲一年吃鸡蛋不超过十个。我的学费是我妈妈卖大白菜和鸡蛋支付的。对了,说说那些年的物价:大米14分钱一斤(需要粮票),猪肉76分钱一斤,馒头3分钱,一分钱买两个软糖……

有一次我手里拿着一块钱,因为怕飞走,一整天都放在口袋里,我有一种现在中了大奖的恐慌感。当我把一元钱换成硬币和美分时,我的快乐会增加。就像一个城市的金融管事,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思考如何花一元钱。很多时候,我口袋里只有一元钱就跑到村供销社去了。我第一次买了一本新的漫画书,叫做《岳飞传》和《三国演义》《西游记》。一般一本书两个馒头的价格。买了绘本后,去热气腾腾的馒头店买了个馒头,然后蹲在公社旁边的院子里,靠着篮球架边吃馒头边看书。有一次,我遇到了公社书记向,他打了我一巴掌,喊道:“娃子,你在这里偷嘴!”我不好意思掰了一块馒头递给他,说:“请你叔叔尝尝。”我没有向我叔叔要。他大步走到公社食堂,给我拿了两个大大的白馒头,说:“快拿回家给你妈。”我才知道像大叔这样的干部每天都可以在公社食堂吃馒头。

春节前一年,父亲又奖励了我一元钱。那天,我正抓着口袋里的钱,妈妈哭着回来了。原来我妈早上在村里卖完鸡蛋就亏了一元钱。我妈妈悲伤地哭了。我看着妈妈,掏出兜里的一元钱说,“妈妈,给你!”妈妈把我搂在怀里哭了:“宝贝,你好好学习,长大了按月领工资!”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将步入中年,我的钱可能会越来越多,但我心中的幸福呢?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十一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11jkw.com/369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