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天前  友情短文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记得小时候,每年临近春节,“农村书法家”就开始摩拳擦掌,准备大显身手。一年没碰毛笔了,手痒,心痒。“农村书法家”平时没时间练字。他们要耕种和管理自己的田地,还要赚钱养家。他们只是业余书法家“ ”。一般只有春节期间才有机会拿起笔墨,享受书法带来的愉悦和光彩。

“农村书法家”学历不高。他们中的许多人只有小学文化,但他们是村里真正的知识分子。他们擅长写作,充满力量和气势恢宏。几十年来,村里的婚丧嫁娶都离不开他们。尤其是每天春节期间,“书法家”在家里安安静静地坐着,很多人来找他们写春联,这是他们最幸福最光荣的时光。对于求春联的人来说,“农村书法家”总是面带微笑,觉得大家对他评价很高。全村的春联都是他们做的,家家户户的春联都牢牢地挂在门上,就像“村书法家”举办的书法展览。

每隔几天春节前,他们早早拿出毛笔,冲去灰尘,喂上墨水。他们先是试着在旧报纸上写几个字,然后从抽屉里拿出厚厚的春联合集,从中挑选适合农村实际的春联。

他们有的是找写春联的人,但是不在乎内容。他们把红纸放在桌子上,说了几句客气话,走的时候又说了一句话:“你随便写,到时候我来拿。”他们不敢随便。他们总是三思而后行,反复比较。写字是为了突出,内容和字体都是他们的脸。

一些有文化的人坐下来和他们讨论春联的内容,比如门、侧门、厨房、仓库、横批。写什么可以表达他们的感受,让他们朗朗上口。他们翻出自己的法宝,念给对方听。当人们满意的时候,他们会写下来。如果不满意,一起修改,直到满意为止。

我们家总是请隔壁的书法家“写春联”。舅舅写字时,左手按红纸,右手挥毛笔,很像一个将军在作战地图上研究行军路线和作战方针。叔叔大笔一挥,一蹴而就,几个大字在红纸上跃跃欲试。他的字很饱满,像又圆又壮的大芋头,散发着芬芳和幸福,薄薄的红纸也很重。

有一次写好了,他从远到近看了好几遍,非常满意,脸上挂满了笑容。他欣赏春联,就像一个小学生看着自己得到了100%的作业本,就像看着自己墙上的黄黄的授予先进村书记的证书。

大年初一早上,舅舅背着手在村里慢慢走来走去。他向遇到的老人和年轻人打招呼,互相寒暄。然而,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每家每户门上的红色和黑色。他一个一个地读,将自己的作品与其他“书法家”的作品进行比较。他非常自豪。

春联年年贴,但写春联的农村家庭越来越少。大家都太麻烦了,不如在集上买印好的春联省事。“乡村书法家”他们的门道年年荒芜。

在外忙碌的年轻人,春节后忙着走亲访友,没有人关注春联的质量。只有少数老年人对春联情有独钟,说“农村书法家”写的春联最美,墨香浓浓,情丝缕缕。

A “乡村书法家”曾经想把书法传给儿子,但在外打工的儿子嗤之以鼻:他能挣钱吗?他久久说不出话来,呆若木鸡。

也许十年二十年后,农村就没有书法家“ ”了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十一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11jkw.com/209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