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天前  伤感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大爹是他父亲的哥哥,名叫胡先保。光看他的名字就有故事。

我有一个阿姨,她是她父母生命中唯一的女人。据说她姑姑是个“讨厌的蛋”。如果她不满13岁,下面的孩子都活不了。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神秘咒语,但一句话,事实似乎应验了这些。阿姨,已经有一男一女去世了。大爹出生时,她的姑姑只有13岁。为了让大爹活下去,我爷爷奶奶请了“仙家”作为大爹的担保人,取了这个名字。果然,大爹很幸运地躲过了“灾难”并活了下来,但这似乎验证了那个神秘的咒语。大爹留下了某种“的印记”,也就是他的喉咙是双的,大爹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说话或者说得很清楚。直到后来,当他成年后,大爹总是正常说话。继大爹之后,三个弟弟相继出生,父亲是第二个。

大爹13岁时,她的祖母在除夕出了车祸。她去院子里的厕所摔倒了。她被迷住了,什么也说不出来,站不起来。据说她看到了三个顶天立地的影子,把自己的灵魂勾走了。奶奶在过年的时候走了,当时她四十多岁,父亲10岁,最小的四个爸爸也才两岁多,就这样离开了爷爷和五个未成年的孩子,这让她既伤心又痛苦。

从那以后,大爹和他的祖父一起成为了这个领域的主要劳动力。我父亲从小调皮捣蛋,很难管教。爷爷说,把这只灰猴子放在学校里,免得我担心。据说有一次在田里干活,兄弟俩吵架了,我爸拿镰刀扔向大爹,差点要了人的命。所以,父亲上学,有过很多困难,小学毕业,几经挣扎终于当上了公职,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。

而大爹,一天书也没读,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一辈子和土地生活在一起。

我们和大爹家住在同一个院子里,他家在我家东边。院子里有一个花架,是两家共用的。事实上,我们两个家庭就像一个家庭一样亲密。田间劳作的工具和孩子上学的物品从未分离。甚至我父亲给我大哥的纸和笔都比我们的好。记得有一次,我很不服气爸爸给了大哥一个新本子,让我用倒着写的旧本子。我对此大惊小怪。一直最爱我,宠我的父亲拿着扫帚追着打我,让我很生气。他问我爸“我是你自己的还是他自己的,为什么他要用新的,我用旧的?”我一边跑去家的康跟我爸捉迷藏,一边还在辩解,看来家是我的避难所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大爹是一个如此温柔可亲的人。他话不多,但他总是带着微笑和爱与我们交谈。当我们去大爹的家,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自然合理。特别是我和冯娥姐姐差不多大,一日三餐都要端着碗去对方家。如果大爹家有什么好吃的,那一定是我们。8月15日玩月饼,每天立秋煮秋豆,霜降时节采摘海红果,都是大节日场景。我们两家人商量着在院子里边玩月饼边煮豆子,在共同的果园里采摘海红果。锅出来的时候,两家人每个人都有一份。摘下来的海红果放回包里,两家人平分,说是平分。每一次,我总想给对方的家更多。那种亲情和氛围,多年来一直温暖着我的心。

当时父亲已经在公社工作,离家十几里。家里的工作,尤其是男人挑水的工作,是由大爹承担的。挑水需要两三英里。每天早上,当我们还在睡觉的时候,大爹已经把水拿回来了。他总是在选择自己的房子之前,在我的房子里装满水箱。路很长,还在上坡。大爹一个人早上挑水很难,但大爹从来不苦,也从来不闷闷不乐或脸色不好。如果妈妈说她会自己选择,大爹会生气和不高兴。十几岁的时候,我们跟随大爹学习挑水,先是用小水桶,慢慢地用大水桶。我记得我们还嘲笑过大爹提水的脚步,以及他是如何留下八位数的!大爹笑着说,这上坡既省力又安全。如果我们嘲笑他,我们就不会向他学习。他笑着让我们瞎逛。大爹特别勤奋,能吃苦。无论是田间劳作,还是院子里的生意,他总是带头,从不喊累,从不抱怨别人。当我们年轻的时候,我们从来不觉得它有什么问题。我们很轻松,享受着大爹的劳动成果。有时赶着帮大爹扫院子,大爹总是夸我们勤快干净。

我13岁离家去上学,从那以后,我见到大爹的机会就更少了。大爹不太爱说话,但他每次回家,尤其是寒假过年期间,大爹总会保留一些我喜欢吃的东西,有时是冷冻宾果,有时是羊杂,有时是猪肠,有时是送到我家让我妈给我做饭,有时又去他家享用。他用简单的言行表达了他深深的爱。有时候我会想,没上过学,不知道几个字的大爹,甚至不知道“ love ”这个词是什么样子的,但是他对家人和邻居的爱,是现代人总是挂在嘴边的爱情无法达到的。

记得结婚那年回村探亲,住在大爹家。大爹喜出望外,笑着讲述了我们几个小时的旧事。也许当时大爹病了,得了风湿性关节痛。当他累的时候,他的手指关节变得肿胀,但是很难做农活。大爹很有耐心,没人把他当病人,这正合他的意。他最不愿意让别人认为他病了,最害怕自己的孩子因为他的病而花钱。而他,带着一个生病的身体,在春天帮女儿收割,帮儿子种粮,然后把收割的粮食送到城里孩子的家里,这是大爹多么欣慰的感受啊!

2006年,大哥等人强行把大爹拽上车,去省城检查看病。没想到,这个肆无忌惮的医生说他看不好,更没想到的是,大爹听到了。事实上,大爹很早就离开了他的心。一个人听了医生的建议,最重要的是看他哥哥花了多少钱。如果他花更多的钱,他就永远不会去看医生。大哥当时并没有在意,一定是这些原因留下了祸根。在那之后,大爹没有好好吃药,所以他忍了下来。如果他哥哥叫他去城里,大爹会很生气,脾气好的大爹会大发雷霆。那个冬天,大爹无法忍受这种痛苦。锥痛折磨着他,他脸色苍白,骨瘦如柴。当疼痛难以忍受时,大爹把头撞在墙上,转过身来。怕出事,三个爸爸回去陪了他们十几天,亲眼看到了大爹的惨状。兄弟俩深感悲痛,但又无可奈何。

2007年春天,村里的农民开始在春天犁地。热爱土地如生命的大爹无法下地干活。他每天坐在自己的房子前抽烟,看着复兴的土地,他非常沮丧,太想去田里了。他一生热爱的土地,庄稼是他的命根子。然而,他甚至不能伸展双手或移动手臂。

五一前夕,我们决定联系好一点的医院给患了多年颈椎病、腰椎病的母亲做手术。因为我们对大爹的深厚感情,我们拍了大爹的电影,想象着一旦我妈妈的手术成功,她会带大爹去做手术来缓解他的病情。就在哥哥带妈妈去Xi安,在机场登上飞机之前,坏消息传来。大爹服用杀虫剂自杀了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他喝了剧毒农药,而且过量,所以他决心走这条路。村民们回忆说,大爹生前曾说过,背负重担的人很难死去。下定决心,两个小时解决不了?你为什么累了?如果我不住在外地,我会……”。果然,悲剧发生了,大爹不能耕种土地,不能为孩子奉献自己,所以他不会再拖累孩子了!

坏消息传来,我哭着倒在办公室的桌椅上。我亲爱的大爹,他和我父亲一样亲密,痛苦地离开了!我一直对他不好,我们正准备自信地对待他。他为什么不等?我可怜的大爹,你已经忍了这么多年,难道你就不能忍这么几天吗?或者,你是否为孩子花钱感到心疼?如果我们能让你重获新生,我们愿意尽一切努力帮助你!前些年,每次回家,我总是把钱留给大爹。那年的第一个月,也就是大爹去世前的两个多月,我们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,吃了一顿开心的晚餐,聊了聊,走的时候给大爹留了钱。我建议大爹去看医生,并帮助他找到最好的医院进行治疗。大爹笑得那么灿烂,那么亲切,频频点头。为什么阴阳会突然分离?

村民们告诉我们,在去世的前一天,他回到了两英里外的家乡,在自己的地里坐了一个下午。他在告别家乡的同时,也在看着自己的家——墓地。我敢说,沉默了一辈子的大爹,那天一定有千言万语要离开,一定有无限情怀要诉说,但他还是选择了沉默,还是选择了用生命诉说的土地。不可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伟大的爱装在他博大的胸怀里,但我知道,大爹一定仔细回忆过他的一生,他一定深情地看着自己曾经努力耕耘的土地。他更有可能告诉那个世界的父母,他的儿子要来和你团聚。……大爹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来到四爸家,牵着他哥哥的手,轻声细语。

因为和手术专家约好了,弟弟只能和妈妈一起上飞机。我和弟弟在阔别多年后回到家乡参加大爹的葬礼!

大爹慈祥笑容成了游走在春风的画像。他再也看不到我们了。他可能已经解除了人间的痛苦,幸福地生活在天堂?我的心真的很痛。就像第一次被刀割,那么新鲜,那么真实,那么痛苦,那么锋利!有那么一瞬间,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不真实。我以为有太多的日子可以看到大爹,纪念大爹,但一切都变成了一场梦!

他热泪盈眶,写下了一封半夜为大爹送行而致大爹的牺牲。当时,凌谦的弟弟读到这篇悼词时,大哭起来,昏了过去。每次读到现在,我都流泪,甚至这种痛苦这辈子都难以释怀!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十一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11jkw.com/208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