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天前  友情短文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这是一个埋藏在大山深处的故事,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。今天,它仍然像烛光一样温暖。徜徉其间,遥望静谧的老街,流淌的锦溪河,还有依然屹立的风雨桥,被历史尘埃埋没的跌宕画卷映衬着山色上来。

位于秦岭腹地的青川镇,是“三县立足、三省闻鸡”的地方。热播的电视剧《一代英雄》让这座大山深处的小镇逐渐出名。

到达青木川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。除了大红灯笼和喧闹的民间表演,我几乎没有印象。第二天一早,群山环抱的小镇还在酣睡,于是我们出发了。岱青山脉变绿了,锦溪河因为上游筑坝,没有嘉陵江系的浩瀚汤水。河水涓涓细流,清澈宜人,鱼儿在浅浅的水底游弋,波光粼粼。

河对面,老街不长。它是沿着河湾建造的,又厚又简单。在常口的牌楼上,“回龙镇”就在眼前。这条石头铺成的街道有两三米宽。上游来的河水从街上的明沟里冲向下游,蹲下去舀起一束山泉水,十分甘甜爽口。静谧的街道,厚重的石板路,大气沧桑的牌楼,一望无际的流水滋润着回龙镇——青木川。站在街道中央,从上到下一览无余,左右门户相对。清晨山里特有的新鲜空气阵阵,到处都是青山绿水在耳边流淌。跑步和疲劳的日子一扫而光,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轻松和精神。

青川镇在民国时期之所以出名,是因为魏的缘故。关于他的故事和传说,作家叶广芩写在小说《青木川》中,该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《一代枭雄》。孙对硬汉形象的诠释给小镇增添了几分神秘和苍凉。

跟着牌子走,上台阶,大概二三十个石阶,就到了学校门口。斑驳的校门上“辅仁中学”四个大字挺立。转身,整个青木川就在学校脚下。每个来学校的人都必须鞠躬并摘下帽子。当年,魏举全镇之力办学校、兴教育教育百姓,从选址之初就让人肃然起敬。面对校门的是一个巨大的砖木结构礼堂,守卫森严,高耸入云。平时的纪律,学生的报告,表演等等都在这里进行。

一群人走进学校,有着雄伟的礼堂、井然有序的办公楼和古色古香的教学用房,这些都是浑然一体、东拼西凑的。他们的风格、布局和材料都体现了教师的远见和睿智。在秦岭山脉的群山之间,在硝烟弥漫、战火纷飞的年代,真的很少有这种优雅典雅的读书场所。人们不得不以新的眼光和耳朵来看待魏,不得不对影响他的书香女子产生好奇。

“这所学校建于1942年。解放前,它只招收了三期学生。当时,这里对教育的重视和理解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。”学校老师的介绍让我们很兴奋。“具体来说,高水平是什么?”同事忍不住提问。“就学校而言,当时聘请的老师都是来自Xi安、汉中等地的优秀人才,教师月薪从7—到12大洋不等。学校开设了英语、俄语、秦腔、杂技等课程...”几位从事教育工作的同事都惊呆了,教师的高地位和重视教学的普及令人羡慕。在穷乡僻壤、与世隔绝的国家开设英语、俄语需要什么样的视野和格局,把当地传统艺术秦腔、民间杂技列为课程需要什么样的认知和感受?“就入学而言,学生是免费的,包括食宿,以及附近县的学生。如果当地学生在7岁时没有入学,他们的父母将被逮捕并接受游行...对于优秀的学生,学校会出钱送他们去成都等地上学,徐忠德就是其中之一。”关注学生发展,为当地培养人才,充分发挥全镇输送优秀人才到发达地区深造的作用。演讲者是深情的,听众是牧牧,空旷的校园生动地讲述着过去。

回到客栈,已经是中午了,大家还在兴奋地谈论着自己的所见所闻。“那是我爷爷修的。”客栈的邓老板回答。“你爷爷?你的祖父是魏吗?”“哦...”我恍然大悟,这家客栈之所以敢叫唐宓客栈,一定是有历史的。“是的,我是他的孙子。解放后爷爷中枪,奶奶带着我六岁的爸爸回农村,爸爸改姓奶奶。父亲还在,和大哥住在辅仁书店。直到1987年爷爷平反,我们才正常生活,现在老房子成了旅游景点。”邓老板平静地说,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。

穿过一条满是核桃包子的街道,在通往魏家旧居的拐角处,辅仁书店的人来来往往。在樱花盛开的季节,游客在樱花中享受着群山的清新和春天的美丽。

在辅仁书店,老人静静地坐在藤椅上,用空洞的眼神看着来来往往的人。卖书的工作自然涉及到大儿子,会见客人需要合影或签名,老人熟练而从容地配合。发售的图书主要是《青木川》和《一代英雄》的光盘。

我们每个人都买了一本《青木川》,老人在扉页上慢吞吞地写了“青木川的泛读史书《博古通今辅仁书屋》,三月”并盖章。一边写一边慢慢说,“老街上还有一家美德书店,是我父亲的秘书兼管家徐。”“我们刚从那里过来。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你父亲的事情吗?”既然老人已经打开了电话亭,我不能错过。

老人空洞的眼神有点精明。“你想知道什么?都在书里。”“说说你父亲的办学情况和谢校长。”老人的眼睛突然变大了很多,散发出不易察觉的光芒,瞬间恢复了平静。“没什么好说的。你死了,自己的学校也倒在学校门口。让我们去一个地方。”我们的心很紧,我们知道它引起了老年人的痛苦。“自从建校以来,我父亲实际上已经从一个土匪、黑帮头子变成了执政党的官员。办学修桥修路,民风由彪悍变淳朴,道路一时不接,晚上不封户,但最终还是没能还清他面前的债务,洗清了他的罪过。”老人慢悠悠地说。“是什么导致了你父亲的改变?完全不一样。”“要不要问谢校长?”这位老人前途光明。“其实没什么好感谢校长的。她的名字叫程立雪,她来自山外。她被她父亲抢劫了。然而,她留在了山里,用余生经营一所学校。父亲因她成佛,致力于制作梓。”是什么样的女人?用一生的努力在一个令人发指的小镇上传播学术礼仪?以人格魅力,让一个在血泊中的铁人感到不安而放下屠刀?是青木川几十年前幸运遇到她,还是她幸运遇到这青山绿水?听着老人轻快低沉的故事,我们的心都激动了。匆匆与老人告别后,我们参观了魏家的旧居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青川之旅一去不复返,川陕甘交界的青木川镇逐渐模糊,但青木川的传说,是一本书、一出戏、一个髻、一个人,久久不能消散。辅仁中学清晨明亮的读书声,学校礼堂里的秦腔,秦岭青木学子矫健的身影不时闯入我的梦境,不时萦绕在我的心头,让我的眼里不时充满泪水。青木古镇给了我们太多的情感和思考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十一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11jkw.com/208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