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分钟前  伤感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大地上,稻香在流淌!

出了县城,318国道就像一条大皮带,向前延伸没有尽头……

在带的两侧,有一片金色的山谷海!

古海狂野壮丽!

矿车,“突突突突/

绵延数十里的唐家沟,今年水稻大丰收!

每个小院子里到处都是忙碌的人。

有的在收割,有的在空中晾晒,有的在装车,金黄的颜色里充满了丰收的喜悦!

唐家院外的路上,排着长长的卡车队伍。

传送带“哒哒哒”的电机响了,十几米长的传送带被电机带动,将金米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大货车上。在堆积如山的大米旁边,几个工人正光着膀子戴着口罩忙碌着。

四十出头的冯唐看起来很瘦。他戴着草帽,弯下腰抓起小米扔进嘴里。他咬的时候响了,是脆白的米饭!

这是自秋季以来清冯唐从网上调用的第二批卡车。第一批来了8辆车,每辆装了30吨,带走了240多吨。这些车都是县货运部门打来的。装满大米后,将被运送到300多公里外的成都和重庆。

汤家沟作为位于四川省东部的一个偏远村落,由于网络发达,道路畅通,坐背、采摘、搬运、搬运到粮站卖粮的历史被彻底改写。没人想到,还是个小屁孩的清冯唐,在方圆做了几十年的大粮吏。

收割的稻谷在哪里卖?

农民手里拿着草帽跳舞,沿着马路走!唐家沟唐家院的唐老板!

晒完米后,农民们开着电动三轮车过来抓拍。

为了称重方便,唐庆峰在院子旁边嵌了一个地磅。

装载大米的三轮车一驶上去,电子屏幕上显示的重量就显示皮重,与出门前称的重量吻合。简单准确,收购价格令人满意,农民脸上的笑容迸发出来。然后我高兴地走到侧窗去取钱,擦了擦汗,高兴地数了数……。

对于几十上百亩的大户人家,清冯唐带着现金,开着他的福田汽车,从一个村子走到另一个村子,去收车,甚至还带着搬运工。没有,正在忙的唐庆峰又打来了。

是胡家坝的胡道生。

和周围打转的农民一样,胡道生的水稻今年也收获了!

当唐庆峰开着车进入胡道生家的院坝时,胡道生和他的妻子正在往口袋里装干小米。铙钹和铁锹散落一地,一把黑色的大风扇在吹。

台阶上,数百个袋子已经打包好了。清-冯唐目测,至少要几万英镑。

胡道生五十多岁,背有点驼。一件被汗水浸湿的蓝色衬衫,脊柱弯曲,轮廓清晰。我老婆戴着太阳帽,穿着薄如蝉翼的防晒衣,很像电影里的村姑。

“老胡,你们两个今年能做到!”王清华给冯唐递了根烟过去。

“豹岩村明年承包一百亩,可种植三百亩!”胡道生一挥手擦了擦汗,接过烟,豪气十足地说道。

“那就请唐老板帮忙吧!”胡道生的妻子笑着端来了茶。

百亩是从钻塔到堡子岩脚下的田地。看起来虽然有一些斜坡,但是离胡加水库很近,土壤很好很肥沃。清冯唐明白胡道生有那种能量。

“拿到了!老胡你长得多,我就收藏很多!”冯唐拍了拍胡道生的厚肩膀。

蘸着茶,胡道升开始数清冯唐扔出的现金。哪里收粮,清冯唐先付,后装。

今年,胡道生种了200亩水稻。

每亩一千斤,二百亩就是二十多万斤。

几年前,胡道生带着妻子去广东打工,赚了几块钱。当他得知村里的土地可以承包时,他和妻子追了回来。去年,种植了80多英亩,收获了8万多公斤。尝到甜头的胡道生,今年一口咬碎了村里120亩的文小燕。

年初承包文小燕的稻田时,文小燕也打死不同意。

七十岁的文小燕自以为还能种,但岁月不饶人。

胡道生跟着文小燕的屁股,告诉他该怎么做,结果却让文小燕放手了。在签订协议时,文小燕提出了一个条件:承包后,每块田埂都要种!

胡道生知道,文小燕务农几十年后,对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在整个胡家坝,文小燕是一个著名的种植园主。他种的水稻不仅亩产高,而且覆盖了整个坝头,没人能抓到。

“没问题!不仅不会荒芜,还会种得更好!我胡道生,永远不会给大家丢脸!”看到眼里含着泪水的文小燕,胡道生在村主任和村民面前拍了拍胸口,下定了决心。

两百亩不是小数目,不可能出错。

村主任老王找到了胡道生,种田既要靠机械化,也要靠科学。

在老王的帮助下,胡道生为水稻选种、买肥、买保险。

从锄草、犁地、播种到栽苗、施肥、灌溉,胡道生比当年养大的孩子还要优秀。

悬崖边的莫达干地里有五车小米,但坡陡路窄,机器起不来,无法耕种。

“还是贫瘠。种下去,总会有几百斤小米!”胡道生的倔强上来了。

胡道生举起锄头,一个个挖了出来。缺水,稻苗下不去,怎么办?胡道生挑的。荒废多年的硬化田地,不过是大丰收。

从立秋开始,收割就开始了,胡道生每天凌晨三点起床。

人手不足,胡道生又多雇了三个工人,还叫了老丈人和老丈母娘帮忙干杂活。

虽然这个夏天来得有点晚,但秋老虎很毒。

太阳很强,所以你可以在山谷里晒太阳!

当太阳像鸭蛋黄一样从对面掠过时,胡道生已经把小米铺成了金色的毛毡。下午,金色的毛毡像一面镜子,反射着阳光照在胡道生的脸上,映衬出皱纹般的皱纹。弯曲的身体,高耸如山……

有些记忆是难忘的。

那是1992年9月。

胡道生使出浑身解数,挑动了一车重达200多公斤的毛谷子。当他刚踏上山脊时,他的脚滑了一下,咔嚓一声,杆子断了。哐当一声,人倒在稻田里,谷子撒了一地。

一阵疼痛袭来。腰闪了!

手握半杆的胡道生很难过。如果他在下辈子被改变,他将永远不会再带着太阳翻过这座山。

当农民太难了!

小苗和大苗一棵接一棵种植;收割时,一次割一窝,一个一个地开始。更不用说疲劳了,以防干旱、虫灾、冰雹等。,希望是种下的,但绝望是收获的。

几百亩地,按照当时的方法,胡道生想都没想。

如今,一到秋天,河南和江苏的很多带收割机和牌照的拖车就在国道上排起了长队。胡道生翻出电话本拨过去,收割机轰隆隆地开进了村子。

今年的200亩水稻,从外到内,收割机在田里打转,剃光头,咔嚓咔嚓。不到五天,就干净利落地收获了……。

傍晚的乡村,大地一片寂静。

晚饭后,风从田野里微微吹来。

看着稻田,就像成群的谷堆。记得早上老王说新政策“小改大”来了,胡道生躺在竹椅上,内心无法平静。

早上,胡道生和妻子正蹲在地里割玉米堆,这时村主任老王冲到村口喊道:胡道生,胡道生!快来领奖吧!原来,老王手里拿着一块用红布包着的牌匾。他打开红布一看,上面写着七个烫金大字:“大种植园主胡道生”!激动的胡道生接过牌匾,正要擦手摸烟。老王喊,慢点,签字要钱。什么钱?政府补贴!

看到挂在大厅的牌匾,胡道生突然想到,小田改成大田后,如果小春春天种油菜籽和水稻,收入会翻一番,曾经高低不平的茅草地也不会变成真正的良田。

一个计划悄然在胡道生脑海中升起……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十一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11jkw.com/208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