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小时前  友情短文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他待的那座山是永胜县的一座山,让我久久向往那座神秘而美丽的山。很久以前,我曾听说他在山里留下了充满悲凉色彩的古墓群和古城堡遗址,留下了独特的“青春小屋”。前不久,广西电视台的几个记者来到永胜,一定要去那里看看。在专门研究他的挽留的简先生的陪同下,我们在那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。

我们到达他离开的那座山时,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,记者们急于想看看他离开的那座附近的坟墓。在村长的带领下,我们在他的刘珊文物管理站后面的围栏上开了一个缺口,钻了进去。透过茂密的灌木,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读着几百年前的名字。看到几百年前的图腾,看到斑驳的文字和长长的排名,看到墓碑两边优雅的贡品,我们仿佛进入了沉睡的旧梦。梦里,古人跟随商队,从中原某处,沿着南方丝绸之路,来到莽山旷野里熙熙攘攘的驿站。他们中的一些人以两种方式去了西部60多英里的永胜市、西藏或缅甸,而另一些人在这里停下来,成为了邮政旅馆的主人。

暮色慢慢从他留下的河边梯田中溢出。我们打开了一些昏暗的灯光,围着两张木桌喝着他酿的米酒,吃着村里出生长大的乌骨鸡肉。几个记者急于去村里看他不停地唱歌跳舞,就跟着村民走了。我和当地的朋友兰聊起他独特的饮酒习俗。当山里的天空像墨水一样被夜色笼罩时,兰拿来一只宋明,点燃它,一手拿着火把,一手抱着我,沿着山路向村子走去。

那天晚上,他家挤满了村民,院子里点燃了篝火。人们穿着他的衣服,在葫芦丝和竹笛的伴奏下,开始围着篝火跳舞。火光中,竹笛和芦笙的声音诉说着传世的故事。独唱和合唱交织在一起,仿佛错过了祖先从关外到南方高原的艰苦跋涉,又仿佛祖先的热血在胸中复苏,重复着几百年前通向南诏或大理之前的狂欢。

天空中,因为被雨云覆盖,很少有星星在看着我们疯狂的舞蹈,潮湿的空气让我的心充满诗意的跳动。火光和光明交织在一起,我和其他人混在一起,努力学习他们随音乐变化的舞步。几个广西记者鼓励我往里面跳,他们看着我笑了。

舞会推迟到午夜左右,所以我们跟着男孩们去了青年棚。任何一个去过永胜县,待在山里的人,走在崎岖的山路上,一定都在想着看他那让人奇怪的逃离“青春小屋”的婚俗。因为在他呆过的山里,青春棚的存在让一个古老的民族充满了生机,让人流连忘返。

夜渐渐黑了,周围的山静得像睡着的梦,我们的表情却渐渐激动起来。

我拿着手电筒和他留下的几个男孩走在黑暗的山路上。天空中只有几颗星星没有被云遮住,神秘地看着我们。在周围的山上,也有三五个人一组的手电筒在山腰上闪烁。这一刻,是爱情像萤火虫一样开始跳舞的时候了。男孩们走得很好,我对这里的情况不熟悉。再加上刚下过雨,我在泥里跌跌撞撞的,他们就用手电筒照我,不让他离开那个在泥泞后嘲笑我的女孩,但最后我的鞋子还是踩了好几次泥。

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后,我们停在一棵不知名的树下。在路边的一个门口,男孩们停下了。三个年轻人每人点了一支烟,走到门口推了推。门被主人从里面锁上了。男孩们讨论了一会儿后,其中一个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,轻轻地、有节奏地敲在大门附近一个翅膀后面的墙上的洞里。原来,他把女孩的闺房留在了附近!

门吱呀一声,随着声音传出,在寂静的夜里,门是清脆的。门开了一个只允许一个人进去的缺口,他留下的三个男生一个个走了进去。

女孩领着小伙子在她房间里坐下,可能是因为人太多。她有点克制,所以年轻人带着他的信息和她轻声说话。慢慢地,女孩的脸上出现了一些笑容,男孩的声音越来越大,有点激动。过了一会儿,两个年轻人说了些什么,然后走了出来,房子里只剩下一个年轻人。

两个人坐在床边,这时候,谁也没有说话,彼此的目光碰了一下,移开了。然后双方不由自主的碰了一下眼睛。女孩开始害羞,低下头,看着膝盖,沉默不语。最后小伙子一句话没说就没找到话题,也没打破安静的气氛。女孩偶尔偷偷看了年轻人一眼,然后迅速低下头,害羞地和他说话。人们听不懂的民族语言,变成了此刻世界上所有人都能听懂的语言,很美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们的目光像水一样温柔地互相覆盖,屋子里的每一粒灰尘都像是长了翅膀的小天使。年轻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表,轻轻拉了拉女孩的手,轻轻地戴在她身上。女孩拿出用火草织成的腰带递给他。年轻人接过皮带,藏在裤兜里,看起来很舒服。

夜越来越厚,连草丛里的虫子都困了,歌声渐渐变得稀疏。

在目睹了青年的棚子后,四个记者就去住在村长的房子里,而我则跟着兰回他家去住。躺在床上,听着门外昆虫的声音,在山路上走了很久也睡不着,于是轻轻起身推开门,天空中却没有月亮和星星,只能隐约看到远处群山的轮廓。雨后的空气带来了不远处林和松油的清香,让人想起这是我曾经向往的山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十一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11jkw.com/112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